仪征人民广播电台  仪征电视台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站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广电概况 > 广电60年台庆 > 散文集

不忘初心 不负青春 ——钱 琨

2016-11-25  来源:仪征广播电视网  作者:钱 琨

      很喜欢一句话:每个人生来就注定了一切,命运在手心画好了纹线。在我年轻的心中,左手文学,右手新闻,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。从事记者这行,于我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2009年7月,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我,迈进仪征广电的门槛,成为一名普通的三农记者,终于有机会接近记者这一梦想。

      “农民真苦,农村真穷,农业真危险”,“一个城里小姑娘跑农村,不靠谱”。刚做记者那一两年,面对这样的质疑,我无法反驳。面对不曾见过的各种农作物、病虫害,习惯性的空白常常侵袭我的大脑;面对采访对象,言辞的贫乏让我常常不知道需要问什么;面对电脑,无从下手,呆坐几小时也无法写出一篇完整的稿件。

      “新闻工作是世界上最好的职业。”《百年孤独》作者,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,也是一名记者。在他看来,新闻职业要求具有广博的知识,而从事这一行的人往往更渴望学习,学得也更快。

      刚当记者那会儿,正是二十三四岁的好年华,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,我像一块干瘪的海绵,想尽方法吸收更多水分。我是学传媒出身,却是农业门外汉,为此买来农业类相关书籍,啃下枯燥的专业知识;学了四年的书本知识,却没有实战经验,为此我成为部门最积极的实习生,把握每一次和前辈外出采访的机会。我忘不了实习期无数个挑灯夜战的日子,也感激前辈为我一字一句改稿斟酌带我前行。

      经过不断的积累,工作有了不少进步。从合稿到独立写稿,从月播档到周播档,从豆腐块到大篇文章……紧张忙碌的学习之余,这些极富挑战性的事情让一颗年轻的心乐此不疲。仿佛只要坚持不懈,伸手就可以摘下梦想的星星。

      然而再高的热情也有浇灭的时刻,再坚定的梦想也有犹豫的时候。正当我使出十八般武艺和困难一一过招时,一次采访过程中,受访者的一句话让我瞬间破了功。

      2009年,当年我二十三岁,实习生,待遇低,前途渺茫,单身。8月,为完成一档“农产品质量建设”节目,在我市一家生猪养殖场,我们跟随畜牧部门查看生猪防疫、投入品管理等工作。在闷热、气味难当的猪舍里,看着满头大汗的我,陪同采访的养殖场老板不解地问:“小姑娘年纪轻轻的,做什么不好非要跑农业,晒得太黑,婆家难找呢!”一句无心之语,却快准狠地在我的心上开了一靶。那一刻,委屈、难过、对未来的担心……种种情绪一股脑儿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 倪萍有本书叫做《姥姥语录》,我也有这样一位普通平凡、充满生活智慧的外婆,“没有被晒黑的记者不是好记者。”在我最迷茫的时候,是外婆简单朴实的一句话拉起了我。是呀,哪个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记者是细皮嫩肉的,更何况和泥土打交道的三农记者了。如果说农民是从土里刨食,那么三农记者采写农村专题就跟土地里刨食一样,没有现成的材料可以借鉴,每写一篇稿件都要从农民嘴里往外“掏”素材。

      对,没错,我要走出去!要到农村去、到农民中去、到农田或养殖场去。要踏着泥泞的田间小道捕捉现场,要坐在农民身边拉家常,要从生活的土壤中咂摸出营养来。

      这些年,我和我的伙伴们用自己的双脚走遍仪征大地,报道从最南边的长江非法采砂到最北部的朱桥灌区改造,从凌晨的生猪屠宰到午夜的防汛抗灾,到处留下我们年轻的脚印和身影;我们欢呼过粮食的丰收,也直面过灾难的无情;我们走进过低收入农户贫困的家庭,也见证了农民企业家的辉煌。

      这些年,我为栏目组先后采写三农专题稿500多篇,从刚毕业的文弱小姑娘到现在同事口中风风火火的“琨哥”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与农民打交道,一直奔走在采访第一线,两次孕期都坚持工作。朋友常常为我没有拍摄孕妇照而感到惋惜,可是屏幕上那一组组动态的、鲜活的、每一帧都带有回忆的、留下我孕期的画面,难道不是最美的孕妇照吗?

      时间就像一张网,你撒向哪里,哪里就有收获。在全部门的共同努力下,栏目不断改版创新,先后获得了省内外、全国专业领域奖项的肯定。人生总会有一些惊喜,也许并不只是一张张奖状,也许只是一句话,但它会给予坚守的人们以奖励,这点坚持也让我逐渐明白了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  2014年6月,正值夏收夏种的“双抢”季节,栏目准备做一期有关“服务助农”的话题。我们一行来到我市月塘镇夏营村的粮食试验基地,关注长期驻扎在这里的来自种子站和栽培站的一批农技员们。采访当天虽是初夏,但烈日当头毫不客气,他们当中有五六十岁的老站长,也有刚刚参加工作的90后,无外乎一副地道农民打扮,每日下田干活,试图从品质参差不齐的粮食品种中择优挑选推广品种。我站在田埂边,踮起脚尖、弓着腰,尽力将无线话筒往前递,将自己准备好的采访问题一股脑儿抛向农技员们。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不知是忙于劳作,还是回避镜头,农技员们头都没有抬一下。“不贴近生活,怎能做好采访?”为了完成采访,我从一旁的农用车上拿起草帽,穿起胶鞋,卷起裤脚,和摄像搭档一深一浅向泥泞的田间走去,来到了农技员们的身边。最终,农技员们抬起了头,面对了我们的镜头,我也顺利完成了采访。采访结束,我拧干被泥水浸湿的裤脚,栽培站朱站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小钱同志呀,你也像个农民喽!”

      老实说,无意冒犯,对于一个年轻女同志来说,被称之像个农民,实在不算上等的夸赞,但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胡适的那句“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”意义所在,“像个农民”是对一个三农记者的认同,更是一种肯定。

      这么多年,我试着坚持很多事情:健身、素食、学英文……这些大多断断续续,无疾而终,唯一坚持固守了的,就只有“做记者”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  有人会问,既然记者这么辛苦,那你为什么要坚持做这一行呢?我想,对记者来说,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和伙伴们刚结束一天的采访,抬起头,那晚的月亮特别的圆。

      当然,这并不是标榜我具有多么崇高的新闻理想,而只是单纯喜欢记者这行不断学习、不断前进、一直在路上的感觉。虽然常常面对农民,但我学会尊重每一个平凡的人生,感激每一位对我敞开心扉的受访者。作为一名媒体人,我能看得更高更远。采访的不同阶段连在一起就是一个前进的轨迹。在每个阶段的背后,正是一个个闪光的建议和探索在推动,在完善,在群策群力,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进步,看到的新世界。

      今年我三十,即使他日垂垂老去,仪征广电依然会是我留恋的地方。因为这里有我热爱的事业,有一起成长和奋斗的伙伴,有值得尊重和学习的各位前辈。今年仪征广电六十周岁,即使步入花甲之年,也永葆年轻之态,因为这里每天半夜都有明亮的灯光,每天有不一样的生活,还有我、我们不枉的青春。

      不忘初心,便得始终,愿我们与自己最初的梦想继续前行,不负青春不负卿。
 

上一篇: 一个“逃兵”的回忆——许 杨
下一篇: 一路有你——孙秀芳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业务联系 | 网站帮助 | 免责声明
 
Copyright © 2011 Www.Yzcatv.Net.Cn All rights reserved
仪征市广播电视台  [苏ICP备 05001937号-1]  
地址:江苏省仪征市西园北路36号  邮政编码:211400  电话:0514-834185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