仪征人民广播电台  仪征电视台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站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广电概况 > 广电60年台庆 > 散文集

我与广电同龄——夏建宝

2016-11-25  来源:仪征广播电视网  作者:夏建宝

      我出生于1956年1月。说来也巧,我来到这个世界不久,仪征广播站也在真州这块大地上诞生了。

      此生第一次结识广播是我8岁那年。那时的农村,人们刚刚从三年自然灾害中熬出,虽然不再靠树皮、野菜度命了,但生活仍然艰苦。家家户户、男女老幼的一日三餐,几乎是青一色的胡萝卜、瓜菜代。记得那一年春天,太阳快要移到我们头顶上,我和邻居几个小伙伴在田埂上找野果充饥。找着、找着,突然,生产队长家的大平子朝我们跑来,“小马子、小羊子、小宝子哎,我家装广播了,快来看唷!”他一边跑、一边喊。听着他的呼喊,出于儿童的好奇,我们仨争先恐后,一溜烟飞奔到大平子家。刚驻足,我便气喘吁吁地问道:“什么播不播的,在哪呀?”“这么大的东西看不见呀,就是它、就是它!”大平子用手指着挂在中堂旁那个黑乎乎的圆椎体,傲气地回答。接着,他又顺手拉了下一根线,顿时,那家伙就出声了。乐声、歌声,响彻屋内,悦耳动听。我越听越觉得神奇,越听越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  回到家中,我一把拉住妈妈的衣角哀求道:“大平子家通广播了,我们家也装个吧?”妈妈听了我的哀求,露出一脸无奈。她弯下身子,抚摸着我的头,和风细雨地对我说:“傻孩子,大平子爸是扛大锹的(队长形象),你爸是扶犁梢的(社员形象)。”听了妈妈的话,我一下子凉了半截身子,心里总算有了七八分明白,我们家恐怕这辈子也装不上广播了,道理很简单,因为我爸这辈子也当不了队长。

      然而,时隔一年,我的判断被否定了。那是夏日的一个中午,我放学回家,刚推开门,就听到那熟悉而动听的声音,仰头望去,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广播。见此情景,我连书包都顾不得放下,连蹦带跳、又呼又叫地跑到邻居小马子家炫耀。谁知还没等我把话说完,小马子脸上即刻“晴”转“阴”,冷言冷语对我说:“你得意啥呀。看那,不是和你家一样吗?”后来,我才从庄上其他小朋友那里得知,从那天起,我们庄上家家户户都通广播了。

      那个年代,人们不仅在物质生活上缺衣少食,而且在精神文化生活上极度匮乏。自从有了广播,人们对它依赖太强了,如果谁家广播出了故障,日子就像现在停电断水那样难熬。人们从广播中知晓天下大事、听到“最高指示”、学到科学农事、仿唱京剧扬剧、争做好人好事……

      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。转眼间到了1974年,仪征广播事业经过18年风风雨雨,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。在推进速度上实现了队队通广播、户户喇叭响;在节目内容上既有中央、省转播节目,又有本县自办节目。

      人的一生中不知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,但让你铭记在心的一定少之又少。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是1974年7月10日。这是我高中毕业的日子,同时也是我失去学业的日子,面对“进工厂无人,上大学无门”的无情事实,我只好乖乖地放下书包,面对黄土背朝天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我回乡务农的第一场劳动,就是不亚于上甘岭战役的“双抢”(抢收前作稻、抢栽后作稻)。当时的口号是:“战高温、斗蚊虫;早上一片黄,晚上一片青!”为了抢季节,夺高产,我们不得不头顶烈日、披星戴月,每天重复着寅时出工子时归、“小车”不倒只管推的繁重劳作。仅仅过去20多天,我不仅掉了10多斤肉,而且晒得同非洲人没两样。说实话,面对这种不是人过的日子,当时我轻生的念头都有。然而,正在我人生最低谷时,来了一场“及时雨”——仪征广播电台播出了《邢燕子农村十年》先进事迹。内容大致是:女知青邢燕子扎根农村十年,坚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,最后终于干出了名堂,不仅当上了大队党支部书记,还被评为知青模范。听了燕姐的事迹,我恍然大悟,原来种田也是个行当呀,种田也要文化呀!从此,我把广播视为空中课堂和老师,从中学习科学种田知识,并暗下决心,即使是修地球,也要修出个名堂。俗话说,有志者事竟成。分工在我们生产队时任大队长的周长登,好像看出了我的一举一动,他在别人面前时常这样评价我:“某某小伙子与众不同,和他一道回乡的同学大多是‘人在田当中,心想大烟囱’,他却‘人在田当中,心在田野中’,是个好苗子!”不久,在他的力荐下,我于同年10月担任本队生产队长。那年我刚满18周岁,在马集公社三百多个生产队队长中,属我年龄最小、学历最高。在当时,生产队长虽然是个很不起眼的小“官”,但角色重要。领导得好,农民跟你上天堂。反之,农民随你下火坑。为了不负众望,我更加离不开广播了,从中学习党的方针政策,学习先进地区的先进做法,学习科学种田知识。毫不夸张地说,那时,广播对我来说,比一日三餐还重要,每逢播出,我总是从头听到尾,从“开始”听到“再见”。

      广播的引导,加之本人的努力,很快结出硕果。是年春节前,公社召开“三干会”,我队“粮食增产、劳动单价、公共积累”三项主要指标分别高居全社榜首。从此,夏营生产队出了名,自然我跟着出了名。期间,让我想不到的是,1976年春节刚过,我被火箭般提拔到大队工作。到任后,我除了分管和粮食同样重要的棉花这条 生产线外,还被安排到长期处于全大队后进的孙庄生产队“蹲点”。为了点线出成绩,我还是紧紧依靠广播这个法宝。在提高棉花产量上,我特别注意收听《农副业知识讲座》,从中掌握棉花的生长习性、栽培要点。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,对这句话,我是深有体会的。由于我们科学种棉,我们大队的棉花生产迅速闻名于全县,不仅被确定为全县样板,而且县、社两级每年至少两次来我们大队召开现场会。1980年春天,时任广播电台记者的苏勤还专程来马集采访我,虽然已过去36年,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被采访的结束语。我是这样说的:“我们之所以在这方面略胜于人,离不开你们专题节目的正确指导,只要坚持收听、照着去做,一定能够成功!”在改变孙庄生产队落后面貌方面,我仍然得益于广播。正当我一筹莫展时,一天早上,我忽然从广播中听到“杂交稻”这一陌生的词汇。当时,广播是这样宣传的:用种斤把(常规稻亩用种量至少30斤)、挑秧担把(常规稻亩用秧量8担左右)、栽秧亩把(常规稻每人每天只能栽4分地)、产量千把(常规稻亩产700斤左右)。听此介绍,我一下子从困惑中走出,并当机立断,第二天就派人去县种子站购回了200斤种子,进行大面积推广。结果,当年栽插,当年丰收,亩产1260斤,比常规稻翻了个跟头。那年年终结算,孙庄生产队取得了全大队粮食增产第一、劳动单价第二的好成绩,一举摘掉了后进帽子。

     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全国各地、各行各业的改革浪潮一浪高过一浪,到处充满生机。仪征广电台也不例外,在改革的大潮中激流勇进,越过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:1984年,建立了电视转播台; 1986年,地面卫星接收站开通;1990年,仪征电视台正式开播;1994年,有线电视正式开播;2003年,广电大厦启用……

      1983年,我的人生旅途也发生了重要改变。那一年,我被提拔到公社,任党委秘书,兼通讯报道员。8年后,当选为党委宣传委员。从此,在这两个岗位上一干就是30多年,一直干到退休。随着职务的变迁和角色的转变,我与广电台的关系更加紧密。我把广电台视为我工作的主阵地,积极“采写”稿件,及时报道身边人和事,用典型引导人、教育人、鼓舞人。30年来,我向广电台投了多少稿件,说实话,没有统计过,但有些稿件的标题,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。比如,写时任金营村党支部书记周长登的《学习周长登,两腿朝外奔》;写现任金派公司董事长姚春英的《巾帼不让须眉》;写现称“养鸭大王”的岔镇村华久文的《下岗再就业》;写被评为“孝星”的薛燕的《养女胜过亲女》;写原八里村的《八里村雪菜跻身南京城》……在写的同时,我还时时不忘为广电台“添砖加瓦”,无论在起初的广播事业巩固提高上,还是在后来的有线电视推广发展中,我都从不懈怠,一路争先。1987年,马集镇在全市率先发展一级音箱;1990年,建成广播电视标准站;1996年,在金营村试点,积极推广农村有线电视;2003年,荣获江苏省广播电视局“优秀乡镇广电站”。

      回首60年,我不仅与仪征广电台同龄,而且与其有缘。可以这么说,我与广电台携手走过了60个春夏秋冬。如今,我已退休,而广电台的员工们还在奋力工作,祝大家追求永无止境,事业一路红火!
 

上一篇: 人生若只如初见——张传浩
下一篇: 因为有你——刘昌金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业务联系 | 网站帮助 | 免责声明
 
Copyright © 2011 Www.Yzcatv.Net.Cn All rights reserved
仪征市广播电视台  [苏ICP备 05001937号-1]  
地址:江苏省仪征市西园北路36号  邮政编码:211400  电话:0514-83418519